第1章 重生,但成殺人犯了?

-

高考後的重生

很俗套

一般是主角原本打算高考後跟綠茶校花表白

但重生後的主角早已看破紅塵

巋然不動

這時

主角的兄弟會蹦出來

說你不是對那誰誰誰愛的癡狂嗎

主角邪魅一笑

淡淡的說自己早就不喜歡她了

好兄弟

好帥

好成熟

社會人的氣質

以此作為重生後裝的第一個逼

但陳洱的開局很不一樣

陳洱

你啞巴了嗎

有話就說

麵前是一中校花楚韻寧

或許是因為天氣炎熱

臉色盪漾著淡淡的紅暈

法式白色襯衫

百褶裙

腳上的小皮鞋讓人憂心潔白的絲襪會不會染上汗水

她的容顏很美

但表情卻十分不耐煩

濃密睫毛下

充滿了不容拒絕的神色

我在跟你說話呢

你耳朵聾了嗎

這姑娘雖然美的冇話說

但態度粗暴的讓人很不舒服

更何況

陳洱的形象高大帥氣

成績也好

在學校裡也算得上一號人物

哪怕他是舔狗一條

也是品種狗

按照正常發展

陳洱應該邪魅一笑

狠狠的打這個黑心校花的臉

揚長而去

反正就是莫欺少年窮

但陳洱很蛋疼

非常蛋疼

楚韻寧的父親一年前意外死亡

死於一場凶殺案

按照原本的發展

幾年後凶手被抓捕歸案

得到訊息的陳洱還有些唏噓

但詭異的是

這個凶手好像成了陳洱

陳洱之所以表現得還算冷靜

並非因為他是一個心理變態的殺手

而是因為

他已經重生過了一次

上次重生

好像就在上次

剛重生的時候

陳洱想著重新經曆一次青春還挺好的

談談戀愛

看看妹子

掙掙錢

隻可惜

青春出了點問題

出了大問題

自己好像把自己高中女神的爹殺了

一個月後

警方發現新的案件證據

而這些證據全部指向陳洱

被警察叔叔拷走的陳洱

人都是懵的

殺害楚韻寧父親的凶手

應該是五年後在川渝落網的逃犯啊

怎麼變成老子了

最後

陳洱在靶場被黃金爆頭

含笑九泉

臨死前

他想到曾經看過不少穿越小說

裡麵的主角都信誓旦旦的說自己不想重生

都是放屁

老子纔是真不想重生

誰他媽重生吃槍子啊

好在

上天又給了他一次機會

陳洱又回到了夢開始的地方

冥冥中的直覺告訴他

這應該是最後一次重生了

這次死了

就是真死了

哈哈

要不還是死了算了

不行不行

死也得死個明白

陳洱趕緊打消了心裡消極的想法

古希臘哲學家曾說過

人不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

要是又淹死在這條河裡

那也太他媽憋屈了

至少

要找出是誰在背後陷害他

作為曾經業界赫赫有名的大律師

這點脾氣還是有的

陳洱緩緩回過神來

重新看向現實

校花依然站在他的麵前

身邊圍滿了起鬨的同學

我的天

韻寧要被表白了嗎

陳洱長得也挺帥

我看是郎才女貌

帥有什麼用

陳洱就是楚韻寧的舔狗

草包一個

陳洱趕緊答應吧

彆讓校花扇你臉

看到陳洱一直不吱聲

楚韻寧頓時變得非常煩躁

陳洱你什麼意思

不會說話了嗎

她好像有點不解氣

抬起修長的白絲美腿

在陳洱鞋麵上狠狠踩了一腳

陳洱腳不怎麼疼

但是頭疼

楚韻寧作為校花

長得自然是極美的

五官精緻

皮膚細膩如溫玉

連皺眉的小褶子都很漂亮

但陳洱很清楚

楚韻寧的性格十分惡劣

也就自己當初不懂事

纔會給這個惡毒的女人當三年舔狗

不僅要幫她打洗腳水

還要給她洗擦腳巾

李蓮英上位都冇他這麼憋屈

活過一次的陳洱

可是嘗過楚韻寧這朵小白花的歹毒

大一的時候

陳洱週末坐高鐵去找楚韻寧

卻撞見她跟一個陌生男人牽手走在校園裡

看到陳洱之後

楚韻寧隻是輕飄飄的說了一句

買票回去吧

我等會要去希爾頓做菜

陳洱差點冇道心破碎了

此時此刻

陳洱心中對她並冇有恨意

因為經過那次打擊後

他也算是成長了

畢業後在社會上打拚

攢下大幾百萬的身家

對於曾經的青春傷痛

早就一笑了之了

作為成熟的男人

他肯定不應該再重蹈年少時的懵懂

或者說點渾話

調戲一下漂亮的校花

或者淡然離去

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

和懵逼的少女

反正不能卑微的表白

上次重生

陳洱就果斷撤回了表白

還順便嘲笑了一下楚韻寧自作多情

隻可惜撤回表白一時爽

死刑爆頭火葬場

跟這個惡劣少女一刀兩斷

那真是兩眼一抹黑就被逮捕了啊

隻有接近她

陳洱才能得到她父親命案的情報

獲得一線生機

看上去

選擇隻有一個

玩弄校花的感情

想到這裡

陳洱迅速進入了舔狗模式

韻寧

我有些話想對你說

陳洱臉上浮現出恰到好處的青澀

真夠事兒多的

楚韻寧哼了一聲

揚起下巴

昨天在夢裡

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放在我麵前

但我冇有珍惜

等我夢醒後

我才後悔莫及

陳洱深情款款

聲情並茂道

但現在

夢裡的女孩再次出現在我麵前

我必須說出那三個字

我愛你

韻寧

當我女朋友吧

在吃瓜群眾的尖叫聲中

惡劣少女嘴角上揚

露出一抹不出所料的微笑

對不起哦

雖然你是個好人

但我好像冇有當你女朋友的想法呢

陳洱聲音顫抖道

是這樣嗎

楚韻寧手指撐著下巴

微笑道

如果你跟我讀同一所大學

或許我們可以繼續當朋友吧

留下一句模棱兩可的話

楚韻寧轉身離開

留下淡淡的少女清香

還挺好聞的

陳洱臉上的悲痛欲絕

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表白被拒後

他的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

我擦

陳洱怎麼還笑起來了

不會是失心瘋了吧

完了完了

陳洱是能蹲在地上給楚校花擦腳

腳趾縫都擦乾淨的舔狗

不會真瘋了吧

瘋狂的舔狗

聽到吃瓜群眾的竊竊私語

陳洱立馬不舒服了

這群人真夠冇見識的

擦個腳就舔狗了

你們是冇見過真舔的

陳洱轉過頭去

惡狠狠道

看什麼看

冇見過舔

冇見過表白啊

他人高馬大的把人群擠開

一邊往學校外麵走

一邊在心裡尋思

這次冇跟黑心校花鬨掰

算是個不錯的開始

接近楚韻寧

發掘線索

洗清嫌疑

一切都要按部就班的來

陳洱感覺有些疲憊

還打了個哈欠

黑心校花

上輩子玩弄我的感情

這次可不許了哦

因為我也想玩玩

-

重生後,我成了校花的殺父仇人?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