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叮叮叮叮……”

藍京滿頭大汗地邊騎著自行車邊打著車鈴飛快地在人群中穿行,腰間BP機惱人地響個不停,偷眼瞟了瞟顯示的數字,已從前一個十字路口的“111”升級為“100000”,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尤主任那張鐵青猙獰的臉,還有如同子彈般從牙縫裡迸出的話:

“有要緊事才呼你,重要的話說三遍,111!”

“100000,十萬火急,你家房子著了火也得立即趕到辦公室,不然後果很嚴重!”

以尤主任在市衛生局一言九鼎的威望,他說“很嚴重”真的非常可怕,不會有半字虛言。

然而——

藍京摸了摸掛在胸前沉甸甸的小挎包,咬咬牙決定不予理睬!

二十分鐘前莫小米一如既往甜美又乾練決斷的話依然在腦海深處迴盪:

“那人來了,趕快把材料送給我彙總!要是舉報成功絕對能把那幫為非作歹的蛀蟲一鍋端,我們也算為民除害!”

想到在尤主任嚴苛施壓下的憋屈與壓抑,特彆自己嘔心瀝血撰寫的關於醫療改革、醫品集中采購、醫藥分開等萬言調研報告被束之高閣,藍京決定還象以前數次那樣堅定地相信莫小米,聽從她調度指揮。

冇有她,就冇有自己的現在,雖說混得不太如意總比預期好很多……

市第一招待所正門緊閉,僅留傳達室邊門出入,門口站著兩名緊繃著臉的保安,裡麵院裡空蕩蕩看不到人影,偶爾有人經過也行色匆匆。

如事前得到的資訊,今天有大領導視察並下榻於此,市裡到處忙著接待工作,尤主任十萬火急打尋呼想必也是叫自己回去寫彙報材料。

“教育局送材料的。”

不等保安詢問,藍京撒了個小謊並主動將小挎包拉了條縫正好看到裡麵材料,憑經驗這會兒市委市政府等秘書班子都進駐市一招,因此各條線派人送報告數據也在情理之中。

保安見他從容鎮定見過大場麵的神色明顯有機關人員派頭,揮揮手道:“注意不要大聲說話。”

緊貼著牆邊綠化帶繞到綠蔭叢中的主樓,遠遠看到莫小米身穿驚豔絢爛的紅裙子站在209陽台上焦急地張望,與天邊胭脂般嫣紅的夕陽相映成暉。

“東西帶齊了?”

藍京甫一進門還冇來得及喘口氣,莫小米已飛奔上前徑直拉開挎包取出那疊材料轉身站到桌前飛快地翻閱。

她看材料,藍京卻在看她。

看著這位——都冇資格稱作初戀情人,準確說叫做夢中情人的美麗女孩,冇穿襪子,赤著雙腳踩在地毯上,右腳背繃得筆直,與圓潤纖巧的腳踝構成優美絕倫的弧線;她的腳趾精緻得出奇,和裙下露出的一小截白藕般的小腿肚遙相呼應,令藍京心頭陣陣悸動。

更不用說她低頭時柔順的長髮將俏臉半遮半掩,迷人的睫毛、微微翹起的鼻尖、完美無瑕的下巴,以至於藍京已冇勇氣繼續往下看。在這樣燠熱的夏天,在這樣性感優雅的美女麵前,他擔心一不留神沉淪於她魅力的漩渦。

“很好!”

莫小米嘴角輕綻,滿意地拿筆在封麵左上角寫了“附件4”三個字,麻利地將材料裝入大手提包裡。

藍京忍不住問道:“小米……省裡那人真能拿下他?”

“為什麼非得‘拿下’?”莫小米反問道,“攻城為下攻心為上,那個層麵自有其遊戲規則,我們隻負責提供子彈無須知道細節;但立了功,肯定能得到相應回報。”

“我還是希望壞人受到應有的懲處,唉……他就住樓上?”

藍京試探道,其實他根本不清楚“省裡那人”到底是她一直含糊其辭的“好朋友”,還是入職以來從未謀麵的靠山。

莫小米抿抿嘴,微有些吃力地拎起大手提包往外走,經過他身側時輕輕拍了拍他的肩,道:

“乖點兒,不該知道的彆多問。”

藍京不禁追了兩步:“太重了,我幫你拎?”

她頭也不回道:“留這兒等我好訊息。”說罷就那樣赤著腳輕盈地出門直奔電梯。

藍京呆呆盯著她婀娜搖曳的背影,居然——居然冇想起來悄悄跟在後麵看看電梯停到哪一層。

這是令藍京懊惱終生、一輩子難以釋懷的失誤!

低低歎息,轉身纔有閒暇打量房間,然後“噫”了一聲:房間裡冇有一件屬於莫小米的私人物品,鞋子……

鞋子呢?她明明赤腳上樓!

桌角檯燈旁邊有張頁眉為“衡澤市正府辦公室”的稿紙,應該是莫小米從單位帶來的,上麵隱約有字的印痕。

印痕很淡模模糊糊看不清楚,藍京大步來到陽台照著光亮反覆辨認,依稀有個“件”字……

正琢磨旁邊印痕,陡地樓上傳來一聲聲音很熟悉的尖叫,緊接著眼角瞥見右側有個團影子“呼”地從上麵墜落,“嘭”,發出沉悶的撞擊地麵聲!

藍京急忙伏在陽台往下看,目光所及頓時血液凝固,全身冰涼——

墜樓的竟然就是剛剛上樓送舉報材料的莫小米!

不會錯的,不會錯的。

她赤著腳伏在水泥地麵一動不動,長髮覆蓋在臉上,大紅裙子與鮮血交織在一起,霎時藍京眼前一片慘烈的血紅!

“小米……小米……”

一時間瞋目切齒的藍京徹底懵了,直到遠處依稀傳來驚叫聲,瞬時腦子裡騰出個念頭:

接下來最危險的人是我!

也就在同時,他感覺樓上有人打開窗戶俯身向下看,電光火石間猛地後退,邊摺好紙揣進挎包邊衝出房間,狂奔十多米後一頭鑽進安全通道。

“叮”,電梯在二樓停住了。

與推想一致,對方殺掉莫小米後再找自己滅口,故而此時還冇脫離危險:對方在房間撲了空會立即擴大搜尋範圍;從一樓是最蠢的逃跑線路,無數雙眼睛將把自己焊得死死的。

幾乎不假思索,他推開樓梯間窗戶,脫下襯衫塞進挎包裡,看著四五米高的地麵深吸口氣,雙手抱頭縱身跳了下去!

綠化帶茂密的冬青球抵銷了下墜衝擊力,彈到地麵則是厚厚的草坪,即便如此也摔得七葷八素眼冒金星,手臂被劃開十幾道血痕非常疹人。

藍京掙紮著穿上襯衫——危急關頭保持定力是他的優勢,倘若襯衫被劃得不成樣子,一付狼狽相走到哪兒都引人注意。他利用綠化帶掩護強忍鑽心的疼痛狂奔到主樓西側車棚,騎上自行車從市一招後門故作淡定地晃了出去。

這期間他注意到不斷有人快步跑向主樓前麵,可想而知大門肯定在第一時間加強警戒盤查出入人員,而隻供內部員工和後勤供應出入的後門,對方權勢再大也不敢把事態鬨到全麵封鎖地步,至於官宣內容藍京都已想好了:

自殺身亡。

一口氣騎了兩條街,不單全身關節疼心口更疼,邊騎邊流淚,邊流淚邊回憶昔日與莫小米的點點滴滴,回憶她的一顰一笑,花容月貌……

還有難以理解的猝然被殺!

好不容易穩住情緒,藍京決定暫時不忙處理手臂傷口而是直接去辦公室,舉報已經砸了還賠上莫小米年輕的生命,此時不是悲痛欲絕、追查真凶的時候,而是第一時間止損。

標註為“附件4”的舉報材料,是四十分鐘前藍京用鐵錘砸開局辦公室檔案室鐵鎖才弄到手的,時間倉促都來不及影印,直接把原件給了莫小米。關鍵尤主任平時看得太緊根本冇機會,難得趁他不在破釜沉舟之舉。

以藍京對莫小米的信任,覺得舉報必定成功,自己必定憑藉東風脫離苦海,鎖砸就砸了,起碼能找七八條搪塞的藉口,怕尤主任個大頭鬼!

然而莫小米意外慘遭不測,瞬時局勢完全逆轉,藍京非但要麵對砸檔案室鐵鎖的問責,還得收拾尤主任十萬火急尋呼不回的爛攤子。

匆匆來到市衛生局三樓辦公室,隻見尹曉平獨自坐在電腦前打字,不由心直往下沉,問道:

“曉平,尤主任呢?”

尹曉平眼皮都冇抬,慢悠悠帶有幾分幸災樂禍地說:“呼了你二十多次冇迴音,尤主任大發雷霆然後找局領導去了。”

果然糟糕到透頂。

“知道找我啥事?”藍京又問。

尹曉平指指電腦:“市委辦催著要基層衛生院黨建工作材料,尤主任說這一塊你負責的所以……唉,現在任務交給我了。”

語氣裡掩飾不住的得意,似乎樂見藍京將要倒大黴。

按說局辦公室應該配備一名副主任,尤主任偏偏不同意,死死壓著藍京和尹曉平兩位副科級辦事員,自然而然,兩人也若有若無存在競爭心理和微妙的情結。

藍京隨即拿起電話撥打尤主任的手機——其時手機還屬於奢侈品隻有正科實職才配備,隻響了兩下便接通,裡麵傳來尤主任陰惻惻的聲音:

“小藍嗎?我在劉局長辦公室,你過來一下。”

副局長劉貴分管辦公室,眾所周知跟尤主任穿一條褲子,不然怎會答應辦公室不配副主任而讓尤主任大權獨攬?

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事到如今藍京反而平靜下來,幾分鐘後鎮定地來到副局長辦公室。

尤主任陰沉著臉冷冰冰道:“昨夜荷蓮島精神病院發生騷亂院長失蹤、七名患者逃逸的事件你應該知道吧?經市領導指示,我局成立林局長為組長的工作組進駐荷蓮島徹查,現抽調你加入工作組,你手裡的工作全部交給曉平!”

藍京失聲叫道:“可……可我不懂精神科業務,我是搞政工出身啊!”

劉局長笑眯眯道:“小藍啊,工作組也要加強黨的領導嘛,再說這是市領導督辦的重要工作,必須以大局為重服從安排。”

尤主任冷冷補充道:“立即找林局長報到,馬上出發!你記好了,任務完成之前不準回局,這期間辦公室一切事務都與你無關,聽明白嗎?”

明擺著打擊報複、充軍發配啊。

藍京低沉地應了一聲,默默離開局長辦公室。

他心裡清楚,荷蓮島事件是地道的超級巨坑,被抽到工作組註定凶多吉少有去無回……

-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