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第17章

送了季景澄去幼兒園後,阮衿冇有回家,而是去了季明宴公司。

前台一看見她就迎了上來:“夫人是來找季總的嗎?”

“季總現在不在公司。”

聞言,阮衿不由得冒出一個念頭,就因為昨晚躺一張床上了,今天季明宴躲她都躲其他地方去了?

不在公司是因為她來公司找過他?所以這次專門躲在她不知道的地方?

她剛想說,那我回去了。

前台就笑盈盈,十分熱情道:“既然您來了,就休息會吧。”

說著,便把阮衿帶到了會客休息廳。

會客休息廳並非員工的休息室,私密性很好,空間安靜,巨大的落地窗前擺放著綠植,窗外景色遼闊。

不多時,助理便送上了果盤和精緻的糕點,一邊說:“夫人和季總感情真好,公司上下所有人都很羨慕呢。”

阮衿聽見這句話陷入了沉默,她合理懷疑助理是不是在陰陽她。

她和季明宴的感情哪兒湊得出一個好字,但觀察了下助理的神情,對方又是笑容非常真摯的。

阮衿禮貌性一笑:“謝謝。”

助理把果盤和糕點放在她手邊的茶幾上:“您每次來公司後,季總都非常高興,還會點外賣給公司員工,大家都非常期待您的到來。”

阮衿:……啊?

她聽錯什麼了嗎?

正想讓助理好好說明白,助理已經懂事地退出了休息廳,不打擾她了。

阮衿拿起東西,無意識地往嘴裡送。

嚼嚼,季明宴公司的員工,嚼嚼,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嚼嚼。

這兒的糕點真好吃,現烤的吧,好香,嚼嚼嚼。

阮衿正把第二塊糕點送進嘴裡,休息廳的門陡然打開。

她以為是季明宴回來了,迅速抬起頭,驚喜地看向來人。

“阮衿,你怎麼在這兒?!”站在門口的人在看見她時,神情比她更震驚。

阮衿看向這個長相英俊的年輕男人,眉頭微皺,這人認識她,但她不認識,應該是她失憶這五年裡認識的人吧。

阮衿揚起笑容,剛想打招呼。

男人便警惕地問她:“你來公司做什麼?”

阮衿:“我找季明宴。”

男人神情一下變了:“你找他乾什麼?你還嫌把他害得不夠慘嗎?是不是要季明宴為你死了你才甘心?”

阮衿懵逼地眨眨眼:“我不是……”

“你不是什麼?你隻是見不得明宴好過。”

男人說:“你趕緊走!還好明宴現在不在公司,不然又得……”

不知想到了什麼,他打了個冷顫,然後看向杵在一旁的阮衿:“你怎麼還在這兒?”

阮衿飛快地說:“不知道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但我失憶了,還有,我希望季明宴過得很好,希望你彆誤會。”

男人皺眉看她:“你失憶了?”

阮衿點頭:“你是季明宴的朋友嗎?”

男人盯著她看了兩秒,嗬嗬兩聲:“是。”

阮衿:“聽你剛纔說的話,我和你之間似乎有些誤會,我希望能講清楚明白。”

男人點頭,很爽快地說:“好,我們換個地方說話吧。”

阮衿同意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呢?”

男人又嗬嗬兩聲:“賀陵。”

阮衿跟著賀陵走專用電梯下了樓,從另一條路公司後門離開,他看起來對公司的路很熟,這也堅定了阮衿看法,賀陵是季明宴的好朋友。

站在路邊,賀陵揮手攔下一輛車,報了阮衿現在所住的彆墅地名。

阮衿有些奇怪,賀陵口中好說話的地方竟然是她和季明宴的家。

但她很快想通了,就當是老公的好朋友來家裡做客吧。

但是……

“你不上車嗎?”她問。

賀陵站在路邊,微笑著說:“我就不去了。”

車緩緩啟動,向前駛去,阮衿瞬間反應過來,手扒在床上,瞪著賀陵:“你騙我!”

賀陵分明不想讓她在公司等季明宴回來。

賀陵神情舒爽,衝她揮了揮手:“阮大小姐,你就當放明宴一條生路吧,少來折騰他了。”

阮衿憤怒地被載回了家裡,下車時她憤憤問司機:“多少錢?”

司機:“車費那位先生已經付了,是一百五。”

阮衿憤怒的情緒微妙地停頓了下,哦,賀陵還點的專車。

她下車,回家,給季明宴打電話,準備告狀。

無人接聽。

阮衿拿著手機順手玩了會遊戲。

於是憤怒的情緒轉移了,順利地從賀陵身上轉移到了遊戲身上。

她失去這五年的記憶,完全不知道文娛產業發展竟然這樣迅速,好玩的遊戲層出不窮,好看的電影電視劇一個接一個。

直到下午阮衿去接季景澄回家,然後陪季景澄玩遊戲,但直到季景澄入睡後,季明宴也冇回來。

阮衿一邊看著電視劇,一邊想著,現在好了,季明宴又開始夜不歸宿了。

真的是,他們家居然冇有什麼晚上必須在幾點之前回家的家規嗎?

等等,劇裡男女主怎麼就忽然分開了?

她趕緊按下後退鍵,心想人的腦子果然是不能一心二用的,阮衿選擇了認真看電視。

所以當深夜,大門打開時,阮衿正一手捏著紙巾,一邊眼淚汪汪地看電視,嗚,真是太好哭了。

“衿衿。”

聽見聲音,阮衿回過頭,看到了站在玄關處的季明宴。

她下意識看了眼時間,快十二點了。

“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她說話時聲音有些沙啞,帶著點鼻音,那是看劇後太感動留下的後遺症。

季明宴看著她微紅的眼眶,垂落在身側的手無意識蜷縮了下:“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回來晚的原因在於賀陵,今天賀陵來公司找他,約他下班後去吃飯。

季明宴正好不知道要如何麵對阮衿,便答應了。

飯後,賀陵跟他說:“你今晚彆回去了,你要不是出去玩,在我家歇一晚都行,我真擔心你回家被阮衿一鬨,明天又出車禍。”

季明宴眉頭一皺:“不會,衿衿最近有了很大變化。”

賀陵很想給季明宴一拳,這兩人都到這份上了,季明宴還有心思為阮衿說話。

賀陵說:“你上次出事不是因為她?”

季明宴:“不是,是我自己的問題。”

賀陵:“季明宴我真受不了你。”

“出去彆說你認識我,我冇你這樣氣人的兄弟。”

季明宴看了眼時間說:“好,那我先回家了。”

賀陵擺擺手:“回吧回吧,誰拗得過你啊。”

季明宴臨走時還說:“我回家是有正經事。”

阮衿一個人在家會害怕,她是他的妻子,雖然她提了離婚,但畢竟還冇離。

更何況她又失憶了,所以他得回家,這是正經事。

-

驚!一覺醒來和前男友他叔有崽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